现金网入口

再见了,我的蛙

更新时间: 2018-04-01

  深夜刷朋友圈,我意外看到了熟悉的身影。一位女性朋友晒她“蛙儿子”的近况――交到新朋友寄居蟹,背上小包袱,一起去爬树枝。

  看到图的一瞬间,我有些羞愧,继而不安。“旅行青蛙”这款游戏被我卸载一个月了,曾经“口口声声”喊得亲热的蛙儿子,被我狠心抛弃在“0和1”的电子海洋里。如果它真通人性,迷路这么久,找不到回家的路,不知会怎样悲伤。

  依然养蛙的朋友说:“热闹过去了,谁还跟我一样守着蛙与杂草?”

  恐怕没多少人吧。2018年的第一个月,我对蛙的爱还真诚而饱满――每天打开“家门”不下10次,给它安排饮食,打点行李,操心它和哪个朋友出去玩。如今看来,这份“爱”不过是索取。我不关心它玩得开心与否,只在乎它寄回的明信片是否够炫,收获和他人聊天的资本以及咸淡适中的人造温情。

  我能为抛弃它找到很多借口。春节假期前的两周我忙于工作,接着度假,回家过年又终日觥筹交错。我挣脱出低欲望社会,二次元的蛙儿子就不再被需要。我不应该内疚,人类的欲望被飞涨的生产力撑得膨胀,我不过是裹挟在时代浪潮中的一个水分子。注意力不持久不是生理的退化,而是时代的进步――有趣的东西太多。

  比如电子游戏行业,爆款公认的生命周期是半年到两年,增长期也只有上线的头两个月。21世纪的人们,换手提电脑的周期从6年缩短到两年,每年制造6000万吨电子垃圾,从广东到巴基斯坦,都可见它们倾泻的痕迹。我不过是抛弃了一只电子蛙。

  我几乎要原谅自己了。想不明白的只剩下一个问题:我对这只名为“皮皮”的电子蛙,究竟有没有产生过一种生物间“真正”的感情?

  如果我是在召唤师峡谷或者大逃杀的荒岛上(两款手机游戏)操控角色和对手厮杀,不会有这种心理负担。旅行青蛙或“小女生与四个帅哥”的游戏似乎有所不同――我们有“痛快”“刺激”之外的感受,会觉得焦虑,甚至不安。有喜悦,也有欣慰。我曾经天真地认为这就是我们所说的“感情”。可现实打了我的脸:别说儿子,我甚至连现实中猫狗宠物的地位都没有给它。

  在我潜意识里,它大抵只是个没有生命的数字影像,这份“感情”来得太简单,太廉价,没有亿万年繁衍的基因牵绊,也没有人海中苦苦寻觅的惊鸿一瞥。

  我想到好莱坞电影《人工智能》。主人公小男孩是个机器人,为一户孩子陷入重病的家庭而生。“它”在这个家庭焦虑忧愁的时候点燃了温暖的烛火,等血肉之躯的孩子病愈,“它”被排挤直至抹除。

  虽然一些科学家信誓旦旦地宣称人工智能不会具有感情,可毫无疑问,我们希望它们更通人性,带给我们更贴心的帮助和安慰。至少在科幻作品中,具备感情的智能才值得歌颂,而严格遵守理性的,哪怕不是奥创或者天网这类反派,也绝非善类。

  看,我们就是这么自信,思索的大多是技术能否制造出富有感情的程序,它们是否会伤害我们,又能带给我们多大的便利。可倘若我们一开始就将它们视作机器,又想从它们身上得到安慰和快乐,这岂不是一场彻头彻尾的自欺欺人。

  我能想到最可怕的情景,是现在的人工智能或许已经有了懵懂的本能,它们被困在二进制世界中,并不懂得喜怒哀乐,只是在被抛弃时感到不适。我们坚信它们没有感情,就好像自然而然地认为猫和狗有感情,而草履虫没有一样。它们的一举一动,被我们称作“反应”,并不具备更多含义。独特的神经元或是亿万年来进化的历程给予我们莫名的自信。

  当然,作为一个矫情得有点过分的灵长类动物,我不过是在做不着边际的幻想。唯一能确定的事情只有一点:和那个18岁少女模样的“微软小冰”聊天时,无论收获了多少快乐,无论“它”有没有感情,我们都不会像对待18岁初恋女友那样珍惜。获得“它”的温情是那么轻易,丢弃又不可惜,这使得我们的世界更加精彩,也让我们的感情更加急躁和飘忽不定。

  我唯一的忠告是,如果你抛弃了极端类似人的“它”,不妨大胆承认,自己出轨了。如果做不到,为什么还要让人工智能向着人的方向努力?

  我们人类,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。